閱讀歷史
換源:

第五五二章 斬殺心魔

作品:乾龍戰天|作者:文飄過峰|分類:武俠修真|更新:2020-01-03 05:49:40|下載:乾龍戰天TXT下載
  阿成只覺得眼前一黑,眼前的場景劇變。

  他不知怎么的,掉進了連天的火海里!

  痛??!令人窒息的炙熱,嚴絲合縫的包裹著他,烤灼著他的每一寸肌膚。

  他使出了全身的解術,卻怎么也沖不出這無邊的火海。只能象困獸一般,絕望而又憤怒的嘶吼。

  不!阿成很快反應過來,大聲對自己說道:“假的,全是假象!沒有掉進火海里。譚業成,你只是在做夢!”

  他之所以如此肯定,是因為這已經不是他頭一次做這樣的夢了。每每心魔發作,他都會做這個夢。一模一樣的夢。

  不同的是,這次夢里的火海,比往常要兇狠得多。

  不有關系的。只要我堅守著識海,莫叫心魔侵入識海,它奈何我不得!阿成如是對自己說。

  每一次的夢里,他都是這么做的。什么也不想,什么也不做,只是抱元守一,護住識海。

  火??粗鴥礆?,卻與他僵持不了多久。它會漸漸轉弱,直至完全消失。

  到了那時,便意味著他又一次戰勝了心魔。

  然后,很快的,他就能醒來了。

  有父親幫我護法,我不會有事的。所以,譚業成,你必須守住識海!阿成如是對自己說道。

  這時,耳畔突然響起另外一個尖利的聲音:“譚業成,你傻了嗎?你父親這會兒好端端的呆在家里,哪有替你護法?”

  阿成不由打了一個激靈。腦海里現出一系列的畫面——先是,他請表叔助拳,一同對付沈云;然后,畫面一閃,表叔的本命飛行法寶被破,在半空里炸開。表叔栽頭墜落;最后,他吐出一口血,再也壓制不住體內的心魔。

  “你看看你,連個小小的散修也殺不掉,還連累了表叔。你還有什么臉面活在這個世上?真真的丟死人了!你怎么不去死呢?去死??!”那個聲音瘋狂的叫囂著。

  阿成想到受累慘死的表叔,心里甭提有多沮喪了。

  是我的錯!我確實該死。

  心力終于散了。周邊的火舌頓時呼呼瘋長。它們獰笑著,象毒蛇一般,向他飛竄過來,纏在他身上……好熱!好痛!阿成喘不過氣來,險些背過氣去。

  就在這時,一圈炫目的白光驟現。

  那些火石見到白光,好比老鼠見了貓,四下里逃散開來。

  然而,還是晚了。

  白光似利刃,麻利的收割著火舌。

  幾乎是轉眼的工夫,夢里的情形發生了驚天逆轉。

  即便是夢,阿成也驚呆了——這白光,是什么?

  在以前的夢里,從未出現過這樣的白光。

  一直在他身上交織、纏繞的火舌們不等白光靠近,嗖嗖嗖,果斷的松開了他,飛一般的沿著地面四下里逃離。

  令人窒息的炙熱,還在壓迫感,隨即消失了。

  阿成宛若獲得新生,張大嘴巴,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。

  白光甚是凌厲,以秋收掃落葉之勢,追趕倉皇逃遁的火舌。

  “啊啊啊……”阿成甚至聽到了那些火舌絕望的尖叫。

  他知道,火海其實是心魔所化。所以,火舌被割斷,其實是心魔被凌遲。

  這便是斬殺心魔??!

  自從生出心魔后,他一直想做,而做不到的事情!

  心魔最是狡詐。見敵不過白光,火海猛然扭曲。

  他那赤紅的夢境瞬間支離破碎。紅色哄的散盡,取而代之的是無盡的黑甜。

  而白光卻不見了。

  “假的!全是假的!譚業成,不能睡!”阿成大聲對自己吼道。

  知曉他生出心魔之后,父親第一時間給了他一枚玉簡。那是他們家族的祖輩們斬殺心魔的心得經驗。在這枚玉簡里,祖輩們都提到過眼前的情形。這是心魔最后的招術。它是要借著無邊無際的黑甜逃遁。

  如果他能象祖輩們一樣,擊碎這無際的黑甜,心魔將無處遁形,當即現形。并且,此時的心魔已如強弩之末,一碰即亡。

  但是,如果他被心魔所迷惑,最終沉溺于這無盡的黑甜之中,心魔自然是成功脫身,再一次的潛伏下來。他朝,執念再起,心魔勢必會再度攻奪識海。到了那時,心魔絕對會比這一次還要強大,而他卻未必還能碰到剛才的那圈白光。

  所以,不能睡,不能軟弱!

  象玉簡上教授的那樣,阿成咬破舌尖,逼出一滴心頭血。

  嘴里頓時滿滿的都是心頭血特有的香甜味兒。

  “噗!”阿成先是三兩下將這滴心頭血嚼碎,然后,將之噴向撲天蓋地襲來的黑甜。

  好比煙花綻放,一朵血霧散開。

  黑甜觸之,扎嚓作響,現出蛛網一般的裂紋來。卻裂而不碎。

  整個夢境又劇烈的搖晃起來。比先前火?;r,更加劇烈。

  不過是心魔的垂死掙扎而已。阿成不但絲毫不怵,反而信心膨脹,越戰戰勇。

  修士的心頭血彌足珍貴。當然,前提是,人還活著。

  眼下的情形,顯然是一滴心頭血的威力有限,僅能傷害心魔如斯。

  那么,再來一滴!

  阿成又逼出一滴心頭血。

  這回,血霧綻開的瞬間,他聽到了“嘩啦”的破碎聲。

  黑甜應聲現出一個老大的破洞來。旋即,殘留的黑甜象退潮一般,飛一般的散去。

  他定睛細看,果然有一只墨綠色的團子,象雞蛋那么大,混在滾滾黑潮之中。

  玉簡上說,那便是虛弱到了極致的心魔。

  還想逃?沒門!

  心念一起,他伸手抓住這團墨綠。

  掌心立時冰冷一團,卻跟滑溜溜的,明顯的一脹一縮著。

  好惡心!

  阿成使勁的打了一個哆嗦。

  所以說,這絕不是在做夢。哪里有如此逼真的夢境呢?

  阿成強按住內心的激動,手中用力,毫不客氣的捏碎了這一團惡心的東西。

  “啊——”,他聽到了心魔的慘叫。

  同時,心里的某一處驟然松開。

  阿成不由的愣住了。旋即,他明白過來,那是他內心對沈云的仇視,欲殺之而后快的執念,消失了。

  心魔,終于消失了。

  他成功的除去了自己的心魔。

  從此,修行變得容易得多。他少說也能凝結元嬰。

  緊繃的心弦猛然松開。好累,好痛……無邊的黑甜再度涌來。不過,阿成知道,這一次是真的,不是心魔捏出來的幻境。

  “我成功了!”聽到阿成梗著脖子,吼了一聲,旋即,頭一歪,又沒了動靜,沈云大驚,定睛細看。

  結果,他發現,這家伙竟是在呼呼大睡,一時哭笑不得。

  他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,收回了掌心的靈力。
体彩快乐扑克开奖